读书、游戏笔记
自言自语
渣画手,十分喜欢画草稿
语死早
米女(xin)孩儿(tu)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jraiden
© 雷击大地
Powered by LOFTER

《春天的尾声》

……………………我眼泪淹没我自己【躲进防空洞看先憋死自己还是先被眼泪淹死 iriry: *原梗王尔德《快乐王子》。 *史萨法扎莫,清水无差。本来是这么打算的,结果读了莫扎特书信集,发现史莫比法扎莫还皮。 *有用到法扎的意象,也有借了一点月球莫世界旅行ver的意象。 *比HE更不容易的是写音乐,尽管只是瞎写orz —————————————— 春天的尾声,音乐家安东尼奥·萨列里去世了。 玫瑰花包围的小广场上,人们集资为他竖立了一座雕像,饰以丰足的宝石和黄金,如此便打发了自己的愧疚之心,转身便传起了新的谣言。 贫寒的乐师们常常会到雕塑下祈祷,期望能交上好运,成为和萨列里一样成功的音乐家。但萨列里只是一座凡人的雕像,没有神奇的力量,无法如生前一般帮助这些穷学生。“剥一块金子吧!或者撬一块宝石!音乐家不该困于贫病!”他对他们说。可是,没有人听见他的话。 于是萨列里常常叹气,忧心忡忡,脸颊缀上了晨露。 忽然之间,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好大师,您为什么叹气呀?” 萨列里觉得这声音很耳熟,却想不起来。他的灵魂在衰老、沉滞的躯体里困了太久,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他暗自雀跃——终于有人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了!但表面上仍保持着风度,彬彬有礼地问:“是哪一位在说话?请让我见一见吧!” 于是,一团灰扑扑的小东西飞落在雕像的指挥棒上,扬起一边儿翅膀行了个礼:“我呀,大师!为您效劳!” 那是一只小小的夜莺,一只流浪的鸟儿。 夜莺翘着扁扁的褐色小尾巴,用短小的翅膀拗出行礼的手势,萨列里又好笑又怜爱,心情好了许多,柔声问道:“您想如何为我效劳呢,小音乐家?” “为您歌唱呀,我的好大师!我的歌谣举世无双!” 萨列里失笑道:“那一定是您没听过真正举世无双的曲子。” 夜莺很不服气:“好呀,我倒要会一会那位音乐家!看看是哪个小年轻,赢得了我们宫廷乐师长的心!” 萨列里努力回忆,把维也纳的角角落落都想了一遍,却想不起那个举世无双的音乐家住在哪儿——再仔细一想,连那音乐家究竟是谁都有些模糊了。“请原谅,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他歉然道,“我实在太老啦!” 夜莺沉默了。少顷,它轻声道:“您已褪下那尘世之躯。我会为您唱歌,您慢慢就会恢复从前的样子了!” 夜莺是种流浪的鸟,且是一种候鸟,短暂的生命中会经过许多地方,去不复返。萨列里认为夜莺从不曾到过维也纳,不然它不会如此高傲,尽管这是一种可爱的高傲。他打趣道:“哦,我从前是什么样子?” “这样呀!”夜莺跳到萨列里的手臂上,挺起胸脯翘起尾巴,伸直腿迈开步子,趾高气昂地走来走去。 老乐师长大笑起来:“那我从前多半挺招人厌!” 夜莺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蹲了下来:“也许吧!一点点儿。” 正说着,雕塑下有人来了。一个青年,凌乱的头发上压着一顶旧帽子,大衣肩部开了线,衣兜里冒出几张皱巴巴的谱纸。他两手抄在兜里,好像随时准备掏出乐谱献上,又好像徒劳地试图把藏起它们。 当他伸出手祈祷时,一张谱纸被带了出来,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地上。 “请帮帮我,敬爱的萨列里大师!”他祷告着,“保佑我这个月能找到工作,任何工作都行,只要是音乐相关的!” 青年默祷了一会儿,又小声说:“再找不到工作,我只能回乡下做抄写员了。我的妻子太辛苦了,我们不能再耗下去了。” 年轻的乐师离开了。夜莺飞到遗落的乐谱上,一目十行读完了它。“平庸至极!”它评论道,又向青年的背影投去一瞥,“决心也不怎么样!” 萨列里叹了口气。 “别为这种人叹气,尊敬的大师。”夜莺飞了回来,“大多数人都将被遗忘,只有最好的能永世留存。” 萨列里没有为此辩驳。他沉吟片刻,说:“我请求您,把曲子还给那年轻人,并捎上一片金箔。这就是我需要的效劳。” 他以为夜莺会拒绝,或至少抗争几句,但夜莺只是用亮晶晶的眸子注视了他一会儿,接着便低下头,抖抖翅膀,去执行他的愿望。它从最不起眼的地方叼走了一片金箔,抓起乐谱,飞到了年轻乐师的家。 “笃笃、笃笃、笃笃笃!” 专注作曲的年轻人没有听到,他正在洗衣服的妻子闻声而来,在补丁交叠的围裙上擦干手,打开窗板,看到夜莺、乐谱,以及金箔。 夜莺鸣啭一声,行了个礼,飞走了。 妻子惊讶极了,把乐谱和金箔捧给丈夫看:“亲爱的,你交上好运了——音乐的化身光临了我们家!” 如此,维也纳日夜不休的音乐中多了夜莺振翅之声,向萨列里祈祷的乐师们逐一获得了一小片金箔。对于那些耗尽金箔仍未出人头地,再次求取的人,萨列里也一一应允他们。尽管维也纳未因此多出多少“举世无双的曲子”,老乐师长依然很高兴。 夜莺始终难以赞同。它把抱怨编进每天唱给萨列里的咏叹调里:“可怕,可怕,如今的酒馆真可怕!/比掺了水的酒更可怕的/是掺了傻气的小步舞曲!/不如听我来放屁/放——屁!” 但它终究没有违逆萨列里的意愿。久而久之,“向萨列里的雕像祈祷就能获得金箔”流传开了。 某一天,来了一名打扮得既华丽且时髦的青年。在维也纳,打扮得华丽并不难,可要跟上瞬息万变的时尚,得花好几倍的精力和钱。远远看到那人走过来,夜莺就急了:“这家伙怎么看都不缺钱,您千万别上当!” “嘘,我亲爱的。”萨列里安抚道,“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青年在雕塑下刹住脚步,摘下他装饰着长羽毛的帽子,将雕像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让萨列里有些不好意思——他身上不剩多少金箔了,青铜内芯暴露出来,不少地方长了锈斑。 “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青年高声道,毫不在意路人的瞩目,“我听说向您祈祷就能得到金箔!请您也赐我一片吧!不,一片不够,至少一百片!” 夜莺尖叫一声,差点从指挥棒上摔下来。萨列里也懵住了。 “至今为止,您赐予那些庸人的金箔没有一千片,也有几百片。可他们回报了什么?无非是把您门下高徒的旧作改动几个音符,卑躬屈膝地献给同为庸人的贵族们! “我和他们不同!我将创作从未有人听过的伟大乐章!不,何止没听过,连想象都想象不到——那是天上的音乐、上帝的声音! “只需有足够的财富供我安心创作。” 青年发表完了演说,拍拍帽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戴正帽子,走了。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嘀咕:“糟糕,要得少了!” 那公孔雀似的身影彻底远去不见后,萨列里轻咳一声,准备说些话,却被夜莺抢了先:“大师!我的好大师!您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您。”萨列里注视着小小的夜莺。 “那好,您听着:这混蛋一拿到金箔便会挥霍一空,寻欢作乐、花天酒地,才不会有心思作曲呢!我敢打包票!这种人我——呃,我……还是蛮熟悉的。” 萨列里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也这么认为。” 夜莺松了口气,尴尬地转开脑袋,装作整理羽毛。 “——所以,把我的蓝宝石送去吧!” 夜莺惊呆了。它抬头瞪视萨列里的宝石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它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忘记了人类的语言。 “亲爱的。亲爱的!”萨列里温和地呼唤它,用他美丽的男高音,“请听我说:这副金属身躯上的宝石都是宫廷贵族捐赠的无价之宝,每一颗都盛名在外,经过各方行家的鉴定。至少在维也纳,没有一间商铺会冒险收购它们。 “我想让那年轻人知道:音乐的化身确然听见了他的雄心壮志,却不会纵容他的骄奢。 “亲爱的音乐化身!为我飞一趟吧。” 夜莺张着嘴,呆住了。好一会儿,它别回头,喉头滚珠似的咕哝了一句。萨列里没有听清,发出了一声疑问的声音。“我说:您还真是个好老师!”夜莺飞了起来,气鼓鼓的。 辛苦倒腾了半天,夜莺终于撬下了指挥棒柄上的蓝宝石。“哎,您不舍得那些平庸的穷小子去讨生活,倒舍得让我这个天才音乐家终日劳碌!”夜莺抱怨着,抓起宝石飞走了。它并不担忧失去宝石,这些美丽的玩意儿不过是种装饰品,是人的附庸——人自身也不过是艺术这一永恒之物的附庸罢了。它担忧的是其他事。世上没有别的生物比它更明白:被这些亮闪闪的附庸吸引来的庸人们,也会随它们的消减而作鸟兽散。 “大师可不习惯寂寞的生活呀!”夜莺忧虑着,随即想起老人是如何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几年。它不禁打了个哆嗦,差点没抓住宝石。 “……有我呢!”夜莺下定决心,“他守护音乐家们,我守护他,永永远远!” 一而再,再而三,再三再四——萨列里告别了他所有的金箔和宝石。如夜莺所料,来祈祷人越来越少。对于他无力接济的音乐家,萨列里请求夜莺摘取广场上盛开的玫瑰,放在他们的门前、窗外,作为鼓励。夜莺十分怀疑已被金箔养刁了胃口的人是否会满足于此,但还是照做了。 渐渐地,天气变冷了,风声萧瑟,花儿大片大片地谢去,夜莺不得不越飞越远,寻觅残存的花朵。“好冷啊!好冷啊!”它缩进萨列里冰冷的领口,“讨厌的冬天!” 萨列里愣住了。他已不知寒暑,又送出了作为眼瞳的宝石,看不到玫瑰空枝已结满秋霜。“您该出发去南方了,冬天的维也纳向来残酷。”他愧疚道。 夜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在心里为您作了一支曲子!要走,也要等这支曲子完成。” “什么样的曲子?”萨列里问。 夜莺没有回答,一动不动地蜷缩在萨列里领口。它缩得那么小,那么不起眼,犹如一颗种子,正全心全力孕育另一种更辉煌的生命。 冬日的阳光渐渐低斜,铜像的影子漫过了沉寂的玫瑰花坛,又漫过无人的广场石径。萨列里不再劝说。他凝停在举起指挥棒的刹那,等待是他的宿命。 他在寂静中聆听。 听到最后的花。 听到最初的雪。 听到,夜莺唱出第一个音符。 低音轻柔地抛出去,鸽子灰的云抛出一朵雪,静谧地下行,坠入一片连音之中。均匀、冷漠、重复,犹如整齐排列的墓碑,连绵成冬天的纹理,在听觉的指尖下循环往复。微弱地,最初的低音延续着,无人知晓它将消融在哪一方墓前—— 高音猝然迎上,与萨列里的叹息交叠。它攫住那低音,用亲吻吞没了它。炽热吞没了冰冷,一位女王行过大地,在她燃烧的裙裾下,碑石化为飞灰,以一千种姿态盛放过的玫瑰从死荫中复苏,绽露芬芳,覆没了大地。 贫敝的门户打开了,富丽的门户打开了,寒微的人们、尊贵的人们——维也纳的人们走上街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忘记了自己,被音乐驱牧向同一目的地。音乐家伫立在缓缓湮于纯白的世界中央,聆听四面八方传来的脚步声。 “致音乐。”夜莺唱出了最后一个音符。它坠落下来,暂借的身躯沉入深雪,归于大地,而灵魂留在音乐家温暖的手心里,被覆上一个吻。捧着这颗金色的心,音乐家从石头底座上走下来,行过永恒的春天,行过传颂他们的生者,走进了音乐的天堂。 END   2018-10-29  
  2018-10-28 5  
  2018-10-18 1  

CTY

做个过程日记。 看我能改多少次,画多久。或者坑掉。 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呜……………… 灵感来源于几个月前亲友对视频的一句转发。 2018.10.10 构图: 需要真人模特【。 10.13 凌晨 00:43 唔,又到了每次例行的我他妈改爆环节。面部重画第一次。细修X1 红线推敲结构。颈肩永远是我的的死穴。回头POSER见吧……用到现在都没买个男建模,一直用安装时候自带的女的=L=。。。 二修用了小卫【。 唉,还是原创的面孔好画。 10.23 我没坑,我还在画。 11.4 为什么,我不懂老米头儿的面部结构啊,我不懂啊啊啊!!!!!!!!!!【对月咆哮 进度,脸打码,不化(hua)妆(wan)的老米不给见人。我觉得我赶不及他生日了。。。太难了。。。。。。。我怎么这么废 11.6 谢谢阿波罗的雕像,谢谢茄子……………… 让我忘掉老米的脸专心画阿波罗【你他妈 努力在看不穿结构的情况下硬生生的画结构,卡骨点。。。。 基友让我干脆先做个老米的头雕算了,这个,内个。。。。先画完这张的。。。 11.11 累人…………………………厚涂太累人了………………虽然多画厚涂好…………………… 进度:   2018-10-10  
  2018-09-11  
  2018-08-29 4  
  2018-08-24 9  
我就是老米的信徒,他就是我的religion。   2018-08-20  
  2018-07-29 9  

关于《底特律》

完整的剧透。 当年E3直播的时候觉得世界观比超凡双生、暴雨更吸引我。(然后暴雨的题材比超凡更吸引我 因为最近比较穷就做了云玩家,虽然也欠了一屁股债,怪猎世界打一半,巴爷带你游埃及打了25%,昆特牌3就开了个头,P5二周目还没开始。 看完了全员存活的结局之后。 感想差不多是这样的,估计会忘记一些细节,想起来再补 先说对这三个人故事喜爱的排序。 康纳/卡拉>马库斯 ---- 有意思的是,三个主角的正篇开始,都会有一面镜子,你可以选择去照一下,虽然照不照都没有区别。但是镜子在各种影视文学作品中都具有不同的功能性,比如,审视自我。在《寂静岭:起源》中,镜子甚至是切换表里世界的工具。 马库斯: 马库斯的演员选得帅的很(没记错是三个主角中最后一个在预告宣传时候亮相的?),但是这种ge命,英雄主义的故事,我的共鸣不是很强烈,生活相对安逸的我对压迫反抗的共情重合度一般。 但是卡尔这个作为马库斯的塑造者,是个让我欣赏的角色。 思想开放,前卫,老爷子手臂上还有纹身,勾勒出一个叛逆,有想法,前卫的年轻时候的形象。 故事刚开始他和卡尔相处的剧情,老爷子就在引导马库斯去自主,自我的思考。 直到后面的熊儿子出现。(这里有一点,卡拉,马库斯,康纳的三条线中都有出现红冰这种du 品出现在配角中。配合故事设定的背景三分之一的人失业这一点。) 马库斯带着仿生人在街上第一次游行的部分做得很用心,一开始作为任务的需要转化一定量的仿生人,游行开始之后边走边按键转化路边的仿生人,连接触都省了,到最后连持续按住都不需要,直接按键就能转化。 BGM也变成了福音曲一样的风格,很神圣。马库斯的定位如此。 他被报废之后在垃圾场那段,代入感最强的是音频组件受损,换上新的零件之后,那种短暂的电流杂音然后完全安静,最后倾盆大雨的声音让人瞬间舒爽。看弹幕有说“有种我他娘的还活着的感觉”,确实,很生动。 马库斯顺着数不尽的仿生人“尸体”爬上斜坡,也是个有宗教感的桥段。 马库斯线可以做个十足的圣人, 看到有卡尔和马库斯在医院相见的线,这个也许等我自己玩儿再说。 卡拉: 太温柔了呜呜呜,太温情了呜呜呜呜呜。 超级丰沛的情感体验。 她是家政保姆型的仿生人。温柔的外形设计,对小孩子拥有本能上的爱护。跟爱丽丝说话的时候永远像羽毛或者撒娇的猫尾巴一样浮在你身上。让你不自觉的会对着卡拉微笑。 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卡拉超棒的 在出逃之后,爱丽丝会拥抱卡拉,而卡拉回以拥抱的时候那点犹豫和笨拙更显得她是个仿生人,但她是个异常者。有些感情她也在学习 其实卡拉一开始也知道爱丽丝是仿生人——儿童型号的。但她还是选择了保护爱丽丝。直到后面大屋里卡拉要被格式化而忘记了一部分的内容。但其中我也并未看出前后态度的违和感。 游乐园其实是个很感人的地方。一群被人遗忘的接待用仿生人看着一个“人类”小女孩在旋转木马上第一次露出笑容,而他们自己也同样开心。 废弃,流亡,未知的未来,刚刚的死里逃生,孤立无援。在旋转木马暖黄的灯光,爱丽丝的笑容,仿生人员工的笑容下,暂时都被驱散了。此刻只有单纯的温情。 最后在加拿大海关那里,卡拉低声跟海关人员说话,请求他放过她们的时候,真是动人。极致的脆弱无助,但又勇敢,努力的争取自己的未来,保护自己所爱之人。不管她们是人类还是仿生人,想要活下去,对于生的渴望,真实的活着(live),实在是很美丽。 卡拉这条线里存在了很多道德上的抉择,从一家里逃出来之后,就是一些列的抉择,偷不偷钱,偷不偷衣服,到后面在车站是否归还车票。 也给我一种,世界并不是只靠善良就能活下去,的感想。在这条温情的线里增加了时刻存在的现实感。 康纳: 老头恋爱模拟器,好吧,这个总结挺有趣的,不过我的理解其实这俩更似父子。 而且让我想起THE LAST OF US—— 尤其是‘真香’的部分 都说马库斯是仿生人的爱豆领导,但其实最后成为爱豆的是康纳酱才对(现实意味) 最喜欢,也最受欢迎的一条线。不同于另外两位,康纳没有在一开始就打破程序的壁垒。他这条线是用了整个游戏流程来讲述了康纳突破自我程序的过程(或者没有。) 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过程,跟看茶杯在和老汉一起BEAUTIFUL还是赢得自己之间挣扎一样的令人愉悦。挣扎总是很美的一个过程。 而游戏的合适就在于给了这样的康纳一个充满人情味儿的老汉克。 老汉克看不惯塑料仿生人,但是又会在各种有危险状况的时候让康纳在自己身后。他无法把康纳当一个完完全全的仿生人。 而汉克自己也需要一个能忍受得了他臭脾气,强行介入他生活的‘人’。 康纳就是那一剂良药,如果你不走敌对路线,那么你将会看到康纳是如何一步步被充满人情味的汉克所传染,而汉克又是怎样把自己的情感寄托给了康纳。 他们的敌对路线结局之一,更让我相信了这一看法。 如果康纳和汉克的关系不好,那么在案子被局长叫停之后,汉克会辞职回家,康纳去劝阻也没用,被赶出门的康纳会听到一声枪响和SUMO不停的吠声——对人生无望的汉克终于在俄罗斯轮盘下转到了他的结束。 无比难受又令我窒息。汉克太鲜活了,他口是心非,有所保留却又毫无隐藏,保持距离但又真诚。初见便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人类,怎么能忍心让他死去。 除非你喜欢悲剧,那当我没说。 而存活的结局汉克则会和康纳有更多的对话,会帮助康纳去地下的档案室。 释放仿生人大军的时候,汉克儿子这个话题也会成为影响结局的一大重要线索。 最后的最后,他们会在汉克最喜欢的汉堡小摊位前见面,这时候的康纳已经是个完全的异常仿生人,他已经不再会在软体的稳定与不稳之间摇摆,他可以遵循自己的感情了。 而汉克还是他们俩中最感情丰沛的那个,他两步上去拥抱了这个好搭档。 康纳也回以拥抱,(这里让我想起卡拉第一次和爱丽丝拥抱的时候,有点儿不知所措,雀跃。)虽然是雪后的早上,但是他们这样也格外的温暖,温暖人心。 由此,说老头恋爱模拟器不过是调笑罢了。 更合适的,我认为的,就是父子、搭档、朋友、忘年交(是挺忘年交的了,康纳才几个月大啊) 序章由康纳开头,终章由康纳结束。 另外还有其他的结局,暂且不讨论,但根据其他结局可以看出,康纳确实很喜欢汉克。 6.18更新 看了一下某UP的电影化安排版本 只能说,这个游戏还是自己玩儿比较好,不要去看自己喜欢的UP玩儿,容易失望。 看到了更多的结局,如果老爷子没死,马库斯还是会去问他在坟墓前的问题。不同的是,熊儿子没死,只是受了不太重的伤昏迷了而已。回家能看到他发给老爷子的信息,说自己会戒掉红冰。 其实一开始老爷子的“不要自我防卫”和“不要让别人定义你是谁”冲突,那么反抗其实应该是正确的吧。反抗了卡尔就不会死,儿子也会改过,而不是气死他的父亲。 康纳这边我真是,如上文所写,我又重温了那窒息的感觉。 无论是好结局还是坏结局(对,对我来说这样的就是坏结局,就是。)都会告诉玩家,汉克希望在康纳身上看到希望,看到能成为更好的“人类”这一点,因为对他来说,仿生人是人类的一面镜子,如果康纳冷酷无情,那么汉克就会觉得镜子外的人类也是无药可救的。 游戏至此,你无能为力,没有真正电影中主角嘴炮一番,老汉重拾活下去的希望, NOTHING. 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选择,都在积累,在一点点的导向那个注定的结局。 游戏虽然可以重来,可以二周目,但那种伤害是真实的。 而一个知道游戏一切流程和分支的人依然选择了这个路线,那我只能…… 去他妈的吧。 我不是那种喜欢悲剧的人。   2018-06-04  
  2018-05-22 32  
  2018-05-21 4  

凡尔赛

看了3集。 皇帝也太好看了吧……………………………… 小胡子也那么娇俏 然而英国人演法(四声)国人。 里边衣服也好看的一塌糊涂。 路易十四跟王弟简直就是哥哥再爱我一次。 (王弟都不允许情人在他面前说十四的坏话的,十四你就疼他一下嘛) 本来以为法语才是原音,难道英语才是原音嘛??因为演员基本都是英语国家的,虽然我听的是法语的。 搜了一下豆瓣页面,别名:波旁姐妹花二三事 …………………………………………?????? 姐妹花是指十四和弟弟吗【【【【【 做梦都想要这么一头卷发,然后是棕红色的,偏ginger 这身太好看了,我太喜欢红袜子的搭配了 4.16 看到第五集,上微薄搜了一下,结果搜到第三季是完结季的新闻……………………妈的我才开始看啊????怎么这样!???????????我以为至少得有6.7季呢!!!!怎么我喜欢的剧都得三季完结昂????????(对,就是说汉尼拔呢) 这日子没法过了 日他!!!!!!!!!!【拖出去打死 十四因为高烧估计烧糊涂了,在大厅穿着睡衣跳自创的舞蹈,被邦当指出是某种舞之后回身指着心急的老父亲 我的妈。。。。。。。。。。。。。。。。。。。。。。。。。。。。。。。。。。。。。。。。。。。。。。 美的惊人…………………………………………………………………………………………………… “你是个天才,邦当” (摆出舞蹈的POSE) (别说了,进巴士底狱我也要社保谢谢,好吧,我也就想走到皇帝寝室的那条密道,然后站在旁边看十四睡觉←大变态发言) 4.18 两季补完,依然不能接受三季就完结的事实 一季度一个大BOSS 看久了就能看出来场景的重复利用,不过也没关系啦。 以为园丁雅克大爷会是大BOSS,结果不是。 这个剧看完了让我对做个皇帝真难深有感触……总有刁民想要害朕。 亨利叶塔死的真惨,妹子明明才刚开始新的人生旅途,就香消玉殒,而且她还是十四的光,是兄弟俩的青梅竹马。 她甚至死都不能瞑目,叫人难过。 最后兄弟俩站在她的病榻——皇帝的床边。一左一右,姑娘就像展开双臂的天使一样握住他们的手离开了他们。王弟哭成傻逼,满脸泪水。 十四就克制得多,直到王弟崩溃的走开,他才让眼泪离开眼眶,即便是这样,也是克制的流泪。在前几集的时候,为皇后的黑女儿举办假葬礼的时候,王弟说过“也因为国王从不落泪。” (唉………………………………) (这里真是姐妹花呀) 说回做皇帝不容易,十四可以说是活的孤独,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相信,还要从早到晚的处理各种令人头疼的事物,连xing事都是一件工具,武器。噩梦连连,对待弟弟都不能直接说“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不然我会寂寞会感到孤立无援无人可以相信。”连拥抱都没有。 感觉十四作为帝王,能让他肆意拥有的只有荣耀,权利。代价是常人的感情。所以这些全都在王弟身上得到了补足。 (王弟啊,你康康你的葛格,他是有感情的,但是他是皇帝。他不能任性,不能放任自己的感性。) 好在王弟无论如何都是爱哥哥的,只要哥哥找他,命令也好,骂骂咧咧冷嘲热讽的也会去,稍微说点儿软话,王弟也会软绵绵的答应十四的要求。 还为了十四的病祈祷,要知道王弟风流快活的样子和祈祷,圣经十字架这些东西放一起还是挺违和的。看到十四站在后面他简直高兴的要哭出来。 可十四这时候又拉开了他们的距离。 真是……………… --------------- 第二季 (逗逼chevalier洛林……………………第二季给王弟添了不少“乐子”) 很有趣的是,洛林骑士从意大利回来之后,提出了现代的时尚观念,每一季度有其流行的颜色,不跟随流行的人都会被笑话。 第二季开始,就说了皇帝忠于他的情人——孟德斯潘夫人(名字老记不住) 也定下了本季的一个主要矛盾点,孟德斯潘对十四的影响。 甚至在第三集的开头,十四的梦境里,自己是穿着太阳王戏服的小丑,而在一群人的哄笑中光芒万丈登场的却是穿了自己衣服的孟德斯潘夫人。 但这个梦境显然没有给十四敲响警钟,至少分贝不够大。 因为亨利叶塔的殒命,给王弟又找了一个德国公主,在凡尔赛的贵族们眼中,她可以说是有点儿粗鲁的。但实际上是个很大方的姑娘,社交力也许没有孟德斯潘强,但也不是个傻姑娘,只是看着傻而已。 她那种大方的亲和力也让十四和王弟颇为受用。 (这里觉得演员选的真合适,男相的公主和女相的王弟,又是耍开了要给哥哥尴尬的弟弟) (你王后始终是你王后,不管你情人再怎么得皇帝的喜欢,但老娘始终是正妻。) 十四开始长时间的和孟德斯潘夫人在一起,孟德斯潘夫人也开始洋洋得意起来。而宫内又开始流行起一些药粉。 和情人看戏的时候十四看中了戏剧的作者,把他接进凡尔赛,当自己的随身史官。 而这个史官也围观了十四用镜面反射阳光的酷刑晃瞎了上一季BOSS——十四的发小,的狗眼。 (这里十四穿着罗马风格的衣服在让人给他画像,但是演员这么可爱穿起来和历史上的画像那种感觉差的有点儿远WWWWWWWWWWWWWWWWW有点儿滑稽。但他依然那么好看)   2018-04-15 2  
  2018-04-04 2  
  2018-03-27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