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游戏笔记
自言自语
渣画手,十分喜欢画草稿
语死早
米女(xin)孩儿(tu)
© 雷击大地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单向性转

*单向性转

*单向性转

*不是生存院

*作者技能树点的不是写手,文字功底小学水平请见谅。

*内容寡淡

*以上如果有不适,请避开这篇文。

*都没问题的话,那么,我们走着。

 

 

 

 

 

花京院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高中开学的第一天。

早晨阳光正好,路上行人很多,花京院在人群中和穿着同样制服的学生们一起走在路边。转过一个路口后,她看到前面有个白色的身影随着人流移动,走近一看,是个高大的男人。

 

男人带着有点破的白帽子,穿着长至小腿的大风衣,在人群中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和周围人对比之下,这样的体格和身高,不禁让花京院想起昨晚看的纪录片中的北极熊。想到这里她笑了出来,声音不大。看他时不时的对比手里的纸张与周围路标的样子来看,应该是在找路。

 

花京院本无意和陌生人搭话,但这个人好像充满了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绕到正面去看看。即便是对上视线也可以问他‘你需要帮助么?’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于是她快走了两步,绕到了男人前面。

 

男人也注意到了她,虽然花京院看的并不明显,虽然对方在抬头看别的地方。但他们还是对视了一下,只是这一下之后,花京院的眼睛就有些转动困难。

 

‘……真是,好看?’。这个想法在‘好高’‘混血啊’‘绿色的眼睛’‘帽子上有字母J呢’之类的感想中一下窜到了第一位。

这个人的长相无可挑剔。可最吸引她的却是气质,明明应该是有着很野性锐利气场的人,此时却被很好的收敛起来。意识到自己看得好像有点久,花京院尴尬的咳了一声,打算拿出准备好的说辞,却听对方开口道:

“抱歉,我想去XX路,请问怎么过去?”

北极熊先生绿色的眼睛看着她,有些闪烁不定。花京院心猿意马装作认真的指完路之后,继续往学校的方向走,走了没几步,她放慢脚步偷偷的回头想再看一眼那个人。发现北极熊先生正在低头往黑皮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

 

新学期的第一个上午,花京院都一直在想早上遇到的那个人,她很好奇,不知能不能再见到这个人。总觉得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样过了一周,虽然上下学的路上总会留意有没有那个身影,但显然对方是找到了他要去的地方吧,记得是XX路?也许去那附近看看能见到他也说不定。这么想着到了放学的时候,却看到他就在门口,周围有一些交头接耳围观的女生。几乎没有人敢上前跟他搭讪。

花京院有些高兴,心想这次去跟他多聊两句吧。像上次一样,几乎走到旁边的时候,对方就发现了她。略带探究的眼神看得花京院有点心虚,好像自己的想法都被看穿了一样。打过招呼攀谈了两句后,她知道了这个人叫空条承太郎。

承太郎,空条。JO……难怪如此熟悉,JOJO,学校里也有个JOJO——东方仗助。仔细看看两人长得很像啊。脑内正做着对比,听见空条先生问她我该如何称呼你,她说:“叫我花京院就可以了。”

空条先生‘嗯。’了一下便沉默的看向学校里面。

 

“空条先生是在等谁么?”

“嗯,等人。”

“东方仗助?”空条先生回过头来看着她“啊……那个,因为你们的名字都能叫做JOJO,所以我猜会不会是他。”

“是他。”空条先生好像是笑了一下?

抱着刚才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疑问,花京院决定见好就收。道别完,走到拐角的时候又回头看看他,空条先生依然沉默的看着学校里面,并没有发现她在偷看。

 

 

 

自己并不是叔控,可是那个人如此吸引她的目光,虽然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但仍然对他一无所知。可反过来想想,为什么会想了解他?花京院把盛有猫粮的小碗放在矮墙上,便躲到灌木后面,观察着偶尔会出现在她家后院的大黑猫。花京院一直看着直到它吃完,今天有点不一样,没有像往常那样吃完了就走,而是在墙头舔起爪子,花京院觉得是时候更进一步了。

 

没想到刚出草丛,黑猫就警觉的看向她,对视几秒之后立刻消失在黑暗中,留下一个空空的碗,花京院有点失落。如果自己问的太多,表现出太强烈的兴趣,空条先生是不是就像这野猫一样,立刻躲自己远远的,再也不出现。

 

 

既不想让空条先生觉得自己太烦人,又能接近他的方法,向别人打听他?花京院给这条在心里打了个叉,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做这件事,那么除了从他人那里获得帮助,剩下的就是靠自己了,只能当个跟踪狂了么。看看他会出现在哪里,会跟什么人接触,然后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再去搭话,说服自己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之后,花京院开始小范围的寻找和跟踪空条先生。

她先去了之前承太郎问过的XX路,没有等到,显然一个高中生并不知道怎么找人。但一定是老天帮她,隔天的放学后,花京院在商店街的游戏店里扫荡一圈刚出来,就瞥见了那个白色的身影。顾不上游戏卡带没有摆放整齐就跟了上去。

 

空条先生走的不快,但是步幅很大,为了不跟丢又不被发现,花京院总是小跑着在人群和建筑物之间躲躲藏藏。她发现承太郎去过电器行,乐器店,朋克服装。什么也没有买,只是进去了四处看看,跟店主聊一聊,偶尔还和顾客说两句话。不得不说是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从这些店里出来,他又会拿出随身带着的小本子写写画画。但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对这些东西有兴趣。难道是来经商的?

 

跟了一个小时之后花京院觉得今天就到这里算了,怀里抱着的一袋子游戏的分量也越来越沉。不知道空条先生会在这个地方呆多久,以防万一,应该差不多试着上前交谈了。

 

 

第二天她又来到商店街附近,直接在昨天他去过的地方找了家快餐店坐下,打算掏出掌机边玩边等,还没等她进入游戏,空条先生就从她眼角一闪而过,花京院慌忙收起掌机,差点就错失了这次机会。

今天他没有去昨天去过的店,花京院跟了他有10几分钟,发现空条先生好像并没有什么目的似的四处走走看看,最后停在一家卖水生宠物的店前面,他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看着橱窗里的水母和鱼,花京院看他对水箱里的生物如此专注,觉得可以来场偶遇,说两句话什么的。便在电线杆后面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过去。

 

空条先生听到她打招呼之后简单的点了点头,

花京院问他是不是对这些(水生物)有兴趣,空条先生说是。

惜字如金啊,真像这个人的风格,不过即便如此,花京院也觉得他的确是很喜欢这些生物。

“空条先生是住在这附近么?”花京院假装对水箱里的海星产生了兴趣,装作不经意的问起了自己很想知道的事,毕竟知道他的落脚点,就方便多了。

“不,我住在杜王酒店。”

很好,离她家不算太远。剩下的就是他会在这里呆多久了,问过之后,却被反问“怎么?”

“啊,没什么,好奇而已,您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这句是真话。

“还有事没处理完。”说这话的时候空条先生依然专注的看着水箱里游动的水母。听他的口气不像是受到冒犯的样子。

花京院顿时放松了不少,也就是说在办完事之前,他是不会走的,那么就不用急于一时。见好就收,道别回家。

 

之后的进展就简单了起来,花京院开始有意无意的制造‘偶遇’,前一天踩好点,第二天或者隔天再绕到空条先生前面,假装自己是在这附近玩也好,来买书也好,去朋友家的路上也好。总之,她用尽了各种可笑可疑的借口来和空条先生碰见,辛运的是,空条先生不知是不计较,还是根本不在意她扯谎。总能让花京院和他走上一小段路,聊几句有的没的。久了之后她知道了空条先生是个研究海洋生物的,来这边完成自己的博士论文,顺便探望自己的外甥仗助。她也会说说自己最近玩的游戏,吃过的甜食,都是些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话题,但是花京院乐此不疲。

 

她发现空条先生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偶尔会露出微笑,但是随后又会停顿一下,或者扭头看着别处,好像对他视线里的东西产生了兴趣,可那些方向经常没什么可看的。

花京院猜想那是这个男人因为在年轻人面前没有保持好符合年龄的严肃而有些害羞?花京院看着空条先生沉默的侧脸笑了笑,回应她的是带着点放弃思考的一句:“真是够了。”

 

 

----------

 

 

四月,樱花盛放的季节。

花京院在路过公园的时候,遇见了空条先生,他坐在两条背靠背放着的长凳上,目光低垂。背后的长凳上坐着一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中年男人,正在看着报纸。下午阳光温暖,开了满树的樱花好像巨大的草莓棉花糖。花京院被自己有如此少女的想法逗乐了,摇摇头向空条先生走过去。

 

空条先生的膝盖上团着一只白色的小猫,几乎和他的大衣融为一体。猫咪睡得正香,晒着温暖的阳光,肚子有节奏地一起一伏。空条先生安静的看着它,微风带来几片花瓣,就那么落在他的肩上。

花京院开口想叫他,脱口而出的却是“承太郎……?”

承太郎抬起头从帽檐下看过来,看得她一阵心虚,赶忙接了一句“……先生?”

她坐下来和空条先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花京院装作对小猫感兴趣,低头看着他抚摸猫咪的左手,空条先生的手很大,指节分明。花京院发现他没戴戒指,无名指。

原来他还没结婚,看来我还是有……等等。

等一等……

 

花京院保持着看猫的姿势僵住了。她盯着空条先生的手有半分钟,才结束了死机状态,脑子里像被猫挠过的线一样,一团乱。

我是喜欢上空条先生了……么……

花京院坐了回来,盯着自己面前一米远的一片花瓣出神的在脑内循环着这一句,死活逃不出这个泡泡。直到空条先生叫她:“花京院。”

“啊呀!?”泡泡破了,轰的一声。仿佛那不再是泡泡,而是个火山,花京院感觉自己的脸就是火山口,又热又红。她甚至不敢去看空条先生,只能结结巴巴的说自己有事然后落荒而逃,即便是这样她也忘不了在公园围墙的后面透过植物看一眼空条先生,他正低头看着睡醒的小猫顺着自己的胸口往上爬,猫咪的鼻尖都快碰到他的下唇了。而他只是双手环着,不让小猫从自己身上掉下去,又不碰它。

 

------------

 

 

第二天午餐的时候,前桌神秘兮兮的带着她跑到了教学楼后面没人去的地方吃饭,说是交流感情。

花京院面包都没拆开,就被问到“你最近怎么总和一个大叔在一起?”“你们俩搞什么呢?”“典子你缺钱我借给你,你别做傻事。”

花京院白了她一眼说“有你这么交流感情的么。”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想再从隔壁班里听来二手的消息。”

“……晚上你有空么,我请你喝粥怎么样?我跟空条先生没什么。”的确没什么,我单方面的而已。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没错,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

花京院看着自己的一堆新游戏发呆到母亲喊她去洗澡,才发现自己已经因为这事动摇好几天了,这么发呆也不是个办法。总该有些进展才行,什么进展?跟他说‘请和我交往!’么……虽然游戏玩的不少,但是恋爱养成类的根本没兴趣,更别提怎么攻略大叔类型了。

……

更何况,没有戴婚戒不能说明他没有未婚妻,没有女朋友。再等等……自己这是想以交往为前提在考虑这些事了么……管他呢,问问总不会有错,比贸然告白要谨慎的多。

 

再次碰到空条先生是在那个“不能回头的小巷”前面,花京院看着他从里面出来,拿出小本子写着什么。自己并没有验证过那条小巷是不是真的不能回头,看空条先生的样子,应该只是传说而已。

像之前一个多月的情景一样,空条先生很自然的注意到了花京院,花京院也照例说些别的,比如问问他的论文如何了,他说还需要再做一些实地考察,收集点资料。花京院脑子一热,觉得择日不如撞日,就这次机会,抓住它吧。便跟空条先生提议,说:“小镇南边有片浅滩,我自己去玩儿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一些海洋生物,海星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你想看的。”

空条先生沉默了片刻:“嗯,我想去看看。”

花京院很开心,开心到表情几乎要绷不住了。那片浅滩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样约好时间,约好地点见面的走向根本就是约会。导致她回家的路上脚底下都有些飘飘然的。

 

周末天气很好,四月下旬,气温渐渐转暖,有点风的时候很舒服。是个适合出门的天气。他们在车站碰面,空条先生带了一个包,说是里面有一些潜水用具和观察记录用的东西。他们坐着人不算多的电车,阳光打在玻璃上,花京院看着自己和空条先生的倒影,自己才到他的胸口,相差太多了,要是自己再高点就好了。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在小镇的郊外下了车。沿着公路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一片了无人烟的海边。

 

空条先生在海边绕了两圈,观察了一会儿,说这是个不错的地方,他需要潜水下去看看。花京院说好,但是接下来她要做什么呢,空条先生脱了外衣,里面是一身黑色的潜水服,下水之前他欲言又止的看看花京院。

花京院赶忙摆摆手说自己也要捡一些贝壳来做社团的东西。她放下自己的包,里面是一盒洗好的樱桃和两瓶饮用水。犹豫的绕到礁石后面,脱了外衣,里面是穿好的连体泳衣,虽然昨晚她那个热心的前桌让她穿之前买好的比基尼,但是被花京院以‘这样做太明显了,我又不是要勾引他。’为理由拒绝了这个提议。而选择了这件朴素的泳衣。

套上外套走出来后,她看到空条先生背对着自己,站在海里低头看着水面下的世界。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便在海边蹚着水走起来。

她有些紧张。

为一会儿准备说的那些话而紧张。

 

 

-------

 

她心不在焉的捡着贝壳,根本没有带小铲子和桶,还都是空条先生给她的。

说什么社团活动,太明显的借口了,这一个月来那些‘偶遇’的借口也是如此的无力。

思考着要怎么开口,明明昨晚都想好了‘空条先生,我有个烦恼,但是无法跟其他人说,只有你跟我周围的人都不认识,不会被影响判断,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喜欢一个人,但是不知道对方是否有交往的对象。我该怎么问他?’

 

花京院的心开始打起了鼓。

前半句按着最近这两个月的认识空条先生会愿意听的,即便是碍于礼貌。但是后半句越想越明显。就算顺利的进行到可以告白的地步。空条先生如果说“对不起我有交往对象”“我有未婚妻”“我对你没兴趣”甚至是“我离婚了,但是有个5岁的女儿。”更意外一些的“我喜欢男人”该怎么办……

 

想着想着小姑娘蹲了下来,用小铲子戳着什么也没有的沙滩。

一番纠结,她觉得想这么多还不如直接问他。

起身朝浅滩的空条先生走过去,海水很快就没过了她的腰。空条先生在她几米外从水里站起身。好像知道她过来了一样。

 

“承太郎先生”怎么开口又是脱离控制的话。她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小桶。

承太郎回头看着她,沉默的等着下文。

花京院说“承太郎,虽然很突然,但是我喜欢你。”说完便满脸通红,不敢看他。承太郎又不说话,搞得花京院心理更没底,紧张的不行。心如擂鼓的过了几秒钟,她慢慢的转动眼珠偷瞄对方的反应。

 

承太郎:“所以……?”

“…………所……所以”我想和你交往“我想知道你怎么看我的。”FUCK,就不能按着腹稿说话么。

承太郎吸了口气,摘下了潜水镜:“我不适合你。”

……

 

花京院愣了,没想到承太郎会这么说。自己先前预想的那么多回答,全部都打了水漂,她脱力的放下了抓紧小桶的手,桶里灌进了水,里面的贝壳四散飘流。承太郎就像海一样,打散了她装了一桶的情绪。

但是她还是不想放弃的追问“为什么?”

承太郎只是摇摇头“我们并不合适,你应该去找适合你的人。”说着便转身往岸上走,

花京院想过去抓住他,但是脚下绊倒了什么东西,整个人扑通一声扑进水里,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又被一股力量一把托起。离开了海水。

承太郎像抱着一只猫一样从腋下把花京院捞起来,转身走了两步,在浅一点的海滩上,慢慢的把她放下。

花京院鼻子里进了水,难受的说不出话,明明有那么多次你都能戳穿我的谎言,为什么不说。不讨厌又不想伤害一个小姑娘么。

承太郎看着她说“你还年轻,这是错觉。”

 

花京院抬头看着他,认真的看着那对绿眼睛,她心里打赌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相信,就像她之前那些没有说服力的借口一样,但她还是一阵阵的难受,手指冰凉。

 

“回家去吧。”承太郎抬手到一半,讪讪的放下了。

“你呢?”

“我还要继续观察一会儿,收集一些素材。”

“嗯。”

 

花京院收拾好东西,把那盒樱桃留在了礁石上。

走到柏油路上的时候,她回头看向承太郎的方向,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这边,波光粼粼的海面,还有那个人,花京院抬手向他挥别。承太郎也小幅度的挥了挥手。

然后转身跃进了海面。

 

 

 

END

 

---------

 

应该还会有一篇承太郎视角的。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