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游戏笔记
自言自语
渣画手,十分喜欢画草稿
语死早
米女(xin)孩儿(tu)
© 雷击大地
Powered by LOFTER

他今天吃的不多,饭后习惯性的点起一根烟,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老头和波鲁那雷夫口沫横飞的聊着意大利人和法国人到底哪个更浪漫,最后结论是都比英国人强。


等下总算能睡上有床垫和墙壁的房间了,无聊的时候看向旁边也吃完了的花京院。可能是中东的菜色他吃不惯,此刻正大口的往嘴里惯着瓶装的矿泉水。


天气那么热,这家伙的领口也丝毫不松懈,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一下下磨蹭着领口,一滴汗顺着颌骨滑进了领子。中东可太热了,连夕阳都那么炙热。花京院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后方承太郎的视线。

他没有停下喝水的动作,很快小半瓶矿泉水就见底了,最后一点水还挂在瓶口。花京院伸出舌头轻轻的沟过了那滴液体,满足的围着瓶口舔了一圈。

最后在放下瓶子的时候从瓶子的上端用他瘦长的手指慢慢抚到瓶底,放稳之后满意的看着已经空掉的瓶子。


承太郎看到他转过头来,对自己道貌岸然的笑了。


评论(3)
热度(9)